就是一只渣渣病腻腻的

结婚进行曲

作者又坏掉了救命!!!我最喜欢龙族的大家了呜呜呜呜~



结婚进行曲


    快要坏掉的八音盒吱呀吱呀演奏着婚礼进行曲,透明的圆球里两个小人尽情的舞蹈,显得情意绵绵。


    路明非踩在松软潮湿的泥土上。四周都被白茫茫的雾笼罩着,弥漫着些许的冷意。在他耳边萦绕的声音不知不觉消失,不远处却又响起了婚礼进行曲,不过演奏的乐器变成了小提琴。


   下意识跟着乐声走,路明非心里升腾起的,是无言的欢喜。


   不时不时,一群群欢笑着的少女从他身旁走过,那是他高中认识的女孩们。给他帮上鲜红的缎带,开心的祝贺他。


   “新娘,新娘”高挑的少女笑嘻嘻地牵起他的手,四叶草耳坠闪闪发光。他依稀觉得怀念,不禁笑了出来。


   “师姐,你觉得我今天帅吗?”


   “帅,特帅!不过系好领带,就更帅了”细心替他整理好仪表,红发巫女领着他,蹦蹦跳跳前行不久,就突然消失,又突然出现在路明非身后,狠狠地推他一把。


   “师姐只能帮你帮到这啦,小师弟要勇敢寻找真爱!”


   她的脸消失在重重的迷雾中。下一刻,小提琴的声音戛然而止,响起的,是低沉的大钢琴,低沉的,让人安心。


   “师兄?”


    雾气散去了些,足以让路明非看清来人,还有周围的景色。千人合抱的大树耸立在雾气中,不知名的鸟在鸣叫,很欢快很欢快。


   八骑神骏站在楚子航身后,男人的独眼似要照亮一切。“跟我走吧”楚子航慢慢沿着大树向着大树的另一端走去。


   “嗯”


   怂了吧唧的小破孩默默地跟在他后面。没多久,路明非忍不住了,开始自顾自的讲起来“有主神护驾,多威风啊,师兄还不用打断车轴,我自己就能倒贴上去”说完,路明非蠢兮兮的擦了擦脸。


   “嗯”楚子航淡淡的应着。


   “师兄,我紧张。”


   路明非支吾了半天,才说出真心话。楚子航笑了,摸了摸他的头


   “不怕。”


    身边的人开始多了起来


    芬格尔那只贱狗,他拍着路明非的肩膀,往他脸上喷上一口雪茄。恺撒骑着哈雷摩托车,向他鸣笛。


   无数人给他施以祝福。


   各种乐器缓缓演奏,形成一曲美妙的交响曲。人也越来越多。


   耶梦加得,芬里厄,诺顿,康斯坦丁,还有隐藏在背后的四个人。路明非觉得熟悉怀念,却怎么都看不见他们。


   “走吧走吧,陛下在等着呢”


   他们一哄而散,只剩下楚子航在远远站着,但他还是走了。代替他们的,是源氏兄弟。象龟仍冷着一副脸,不过看得出还是有笑意的。稚女手拿着画笔,替他精心的画着世上最美的新娘妆。见着镜子里的自己,路明非有些失神。


   稚女牵起他的手把他拉向绘梨衣。笨拙地踩着高跟鞋的少女,一如往昔。


   “sakura,结婚,不开心”少女在纸板上写道“但,sakura,要幸福。” 抬起头,露出天真的笑容,然后抓着他的手,慢慢向前走去。


   她的身体像是干枯的那样,瘦的不成样子。路明非哽咽了好久,才没让妆花掉。他小心翼翼的抱紧了绘梨衣,无声的在做告别。


   悠然的钢琴声响起,弹奏的手法忍不住让人想起那只偷心的小恶魔。


   路明非独自上路,在转角处见到一脸冷漠的零,她什么都没说,伸出了手象征性的握了握。


   偌大的钢琴摆放在一个平地上,新郎坐在那里认真的弹奏。


   身穿一身白燕尾服,路鸣泽看起来像是神派下来的天使。


   路明非坐在路鸣泽的旁边,等待着新郎。


   他听见他叫他哥哥,叫的像是要拥抱世界。被吻的迷迷糊糊的路明非忍不住傻笑,就像得到了渴求的世界。


   “今天你要嫁给我啦,今天你要嫁给我啦~”


   路鸣泽笑的像只狡猾的狐狸,抱着世间独一无二的新娘。


   “我当然愿意娶你啦,我最爱的新娘。”哼着咏叹调的新郎,轻声说着最甜的情话。


   


评论(2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