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一只渣渣病腻腻的

病态真琴15题

真琴病的很严重,作者也病的很严重。

无论如何,你们能接受就好


1.強迫癥


   舌尖壹直在同壹個地方打轉,皮膚不住地泛起淡淡的粉色,顏色逐漸加深,加深。舌尖的主人似乎快要壓抑不住自己,隨即撕咬起來,留下壹個個齒印。壹個不小心,咬得太狠,傷口處滲出血珠。


   “嘶。。”


   “遙?‘很疼嗎?”對上那雙晦暗的綠色眼眸,遙下意識地搖頭。“對不起,對不起哦”那雙眼眸飄忽起來,不停地喃喃自語。


   “沒事。”直起身,遙把頭埋進真琴的頸脖蹭了蹭。


    “但是如果不留下印記的話。”真琴眼底恢復了一絲清明,他張開嘴,狠狠的咬下。“不行,必須重新留下印記”


    “還要,更多更多的印記。”


2.嫉妒偏執癥


  “遙,歡迎回來。”


   抱住訓練完回來的戀人,兩人交換了個濕濕的吻“等等,那隻虎鯨抱枕去了哪裡?”想起自己包裡的海豚抱枕,遙問道。


  “剪了哦。”真琴微微一愣,然後笑道“我剪掉了”


  “因為,與其抱著那種東西,遙抱著我更好不是嗎?”


3.失眠癥


  真琴,大概每天都在白天和黑夜之中掙扎


  但是只有在跟自己交合的時候,才會睡得無憂無慮。


  “真琴,晚安”


  遙低頭留下一吻。


4.多重人格

   

   “遙,不能只吃青花魚啊!”


   "我,只游自由泳。”


   從少年口中吐露出來的話語中,有著兩個人的影子。


5.外傷性人格障礙

 

   所有人的臉,至那天起,變成了其他奇怪的東西。


   “凜是鯊魚,渚是企鵝,憐是蝴蝶,小江是肌肉,天天老師是泳裝,吉郎教練是披薩。”


   只有遙。


   “啾?啾?”熱氣噴灑在臉上,真琴看著遙變得濕漉漉的眼眸,還有那光潔的額頭,臉猛地爆紅。

  


6.被害妄想


   “遙會吃掉我的”


   “能一直都在一起了”

 


7.被愛妄想


   遙今天用了我的杯子


   用了我的筷子


   用了我的牙刷


   明明知道不能這樣想。這,好像是做戀人啊


8.創傷后壓力綜合征(自殘)


  兩人癱軟在床上,不停地喘息著。遙耷拉著眼皮,似乎要昏睡過去。他仍殘留著高潮的餘韻,真琴一個沒忍住,細細的吻著他下巴。


  “呼。”低低的呼出一口氣,遙就著真琴的胳膊,進入了夢鄉。


   “遙?”第一次,遙沒答應


   過了很久,真琴輕輕地搖了搖。手不停地顫抖,卻攥得死緊,血從指縫緩緩流出。


   “遙?”


   “我沒事。”遙睜開眼,抱著那個脆弱的戀人,小聲地輕撫著。


9.依賴症

  

  真琴最喜歡把遙從水裡拉出來,是因為他固執的認為水這個東西會搶走他的遙。


  “因為遙有水依賴症。”


   “雖然遙游泳的樣子很漂亮,但是我還是想遙能患上真琴依賴症。嘛,只是我小小的心願。”


10.狂信者


  “遙的話我會相信哦”


  “如果他心裡有那種陰暗的念頭,我也可以。。”


   真琴溫柔的笑了笑,看著那個嚇傻的人


   “還好遙的性格很好呢”


11.認知障礙癥(讀寫障礙)


   “真琴不會寫的話我來教”


   “诶?”


    “我會教真琴,直到會寫字為止。。”遙水色的眼眸閃了閃,堅定的說道


12.戀物


  冰戀注意


  “哈啊。。”


  “遙的裡面好冷啊,身體硬邦邦的”


   “但是沒關係,我會努力的。”


   “今天會給遙更多更多的服務哦?”


13.同性恐懼


  “哇!遙別過來啊啊啊!”


  “咔!”導演妹子大喊,她拿著卷起的報紙直指兩人“叫你們遠離對方反而越黏越近是怎麼一回事?想不幹了么?”


14.禁忌衝動

   

   真琴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。


   竟然想看遙舒服到失神的樣子


   還有因痛楚而

  

15.記憶障礙


  真琴很奇怪。


  一會兒笑瞇瞇的問渚和憐是誰。


  一會兒對凜和宗介的出現表示驚訝。


  一會兒牽著遙,說是要去遠方的小城遊玩。


  “說起來,真琴沒有一次會忘了遙前輩”

  

  “那是因為遙醬和真琴醬自出生以來一直都在一起嘛”


评论(2)

热度(28)